今天是:
您當前的位置: 網站首頁 / 調查研究
一條街道的70年:再見,老北門 你好,新北門
瀏覽次數:2130作者: 市委信息發布   信息來源: 中宣在線發布時間:2019-09-16

01.jpg

 

  新北門

  說起市區最有名氣的街道,怎能不提老北門呢?

  這里曾是老宣州最繁華的鬧市,水運碼頭集散地,承載著一代又一代宣城人的集體記憶;

  這里又曾是被城市發展遺忘的角落,一度成為亟需改造的棚戶區,是社會關注的熱點和痛點……

  歲月不居,時節如流。歷經70年風雨煙云,老北門從盛到衰,再至新生,如今這里一座座大樓拔地而起,過去的棚戶區已了無痕跡,映入眼簾的是嶄新的街道、熱鬧的商鋪、林立的樓宇……

  改變的又豈止是“顏值”,隨著北門老街項目的推進,北門老街的記憶又將以另一種形式呈現在人們面前,北門的故事仍在繼續……

  歲月流金,記憶中的繁華與滄桑

  “那時候的北門真是宣城最熱鬧的地方,是宣城人的根。”說起老北門,總會觸動很多老宣城人心中那一抹濃濃的記憶與懷念。

  在高叔輝老人的記憶中,北門老街繁華熱鬧,恍如昨日。“我就是地道的老北門人,1952年出生在東頭灣附近,可以說這里有我兒時的全部記憶。”

  他如數家珍,東頭灣向十字街方向有各種竹器、木器鉆碑店,旁邊的澄清池是過去洗澡的地方。還有百年老字號宣大祥茶干,老街坊們最喜歡的是就著宣大祥茶干嚼著五香豆,當作豐盛的早茶。

  那時候,每天清晨,公雞啼鳴,太陽漸漸升起,北門街上的人漸漸多了——店面相繼開門,賣水果的、賣雞蛋鴨蛋的、賣布料的,還有那些修鐘表、剃頭、修鞋的等等,將整條街的兩側擺得滿滿當當。

  這里沒有超市里整齊劃一的攤位,有的是最接地氣,最地道的吆喝聲;有的是木匠刨木的嘶嘶聲,彈棉花的噠噠聲,磨刀的嚯嚯聲……這些聲音,都是屬于老北門的聲音,屬于老宣城的聲音。

  北門究竟長啥樣?為什么說它是很多宣城人的根?

  在已經定格的繁華與滄桑面前,太遠的歷史我們無從深究,但不妨隨著老街上的故人講述,重拾舊時光。

  我市著名“文化老人”奚本金在《老北門拾遺》中這樣寫道——自北門拱極門出城,經吊橋至文星樓處稱北大街,上世紀五十年代抗美援朝時,稱抗建路,后又改稱澄江路至今。過文星樓往北至原電廠處為湖北街,因此地湖北移民較多而得名。

  在距拱極城門外不遠處,有宣城房屋之第二大的江西會館,進門時坐東朝西三間兩層樓房,下中空為通道,內有一大院落,迎面是戲臺,左、右兩廂是長廊相連。解放前常被租作劇場唱戲,臺上演出,臺下拉洋片,時令小吃,彼此吆喝不斷,一派喧鬧場景。

  據奚本金老人回憶,因緊臨宛溪河,在以水運為主的年代,這里也因此是宣城最繁華所在。商家云集,鱗次櫛比。如有張萬豐鞋店,汪怡和、保豐祥、大成、吳子桐幾家醬坊,又有金谷春、澄江池、澄清池等浴業,還有葉順興、汪益盛茶館,高義記酒莊,另有開設在環境清幽的道岔河旁的環城茶社。張德昌和大吉春兩家藥店也開設于此街,文星樓外有孫裕和糧行。別士橋處有宣城1929年辦的印刷廠,原皖南中學也在今六小處的原詹氏宗祠內。

  北門原三角花園處,是環城北路的終點,因上世紀五十年代城北工業區的建立,此處到紡織廠路段稱工業干道,所以也是此名稱的起點,干道途經鋼鐵廠、化肥廠、酒廠,而現在都是拱極路的一段。在離原三角花園向北不遠處,古為上敬亭山的唯一道路,此路在解放初期,曾見有獨門石碑坊一座,并有一對石獅守護,匾額南面刻有“相看不厭”,北面刻有“江城如畫”。“敬亭在望,可惜現在已消失殆盡了。”

  奚老告訴記者,現江濱路中段,原有鐵仙橋一座,也是古城水門之一,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是木竹自由市場,不僅有眾多原木和毛竹堆放路旁,河中還有漂浮無數木竹排筏,大小帆船忽往返水上,忽靠岸泊港,一派水上風光……

  時代變遷,昔日舊貌換新顏

  不同于如今的都市,老北門總是一年四季彌漫著市井和人文的味道……

  隨著城市的發展,交通方式的變遷,老北門也隨水運的沒落逐漸沉寂。新的商業圈出現,北門街區漸漸邊緣化了,曾經車水馬龍的勝景日漸退去,只能在沉默中承載著歷史的滄桑。留給人最后的記憶只有狹窄的巷道、橫流的污水、違章的建筑、落后的配套設施……北門成了宣城市的棚戶區,給人的印象只有“臟”“亂”“差”,而老街的居民也慢慢地遷離了。

  “從出生我就住在北門,小時候每次從繁華的市中心回到家里,都會有一種荒涼寂寞的感覺。”在90年出生的孫敏看來,這里已經褪去了過往的榮光,沒有林立的商鋪,也沒有來往的車輛。“每次我想買個東西還要走好一段路到街前的小超市,做公交車或者打的都要走到人稍微密集一點的地方。”老街區給孫敏最直觀的感覺就是不方便。

  斑駁的墻體,岌岌可危的小樓……蕭條與破敗讓北門改造勢在必行。2007年11月,北門舊城改造項目正式啟動。規劃總用地約112公頃,住戶5250戶,人口約23000人,需要拆遷各類住房總面積約50萬平方米。拆遷改造范圍之廣,投資預算之大,牽涉人數之多,在宣城乃至全省建設史上實屬罕見。

  機器轟鳴聲在北門響起,改拆遷在一步一步地進行著,一座座大樓拔地而起,街變寬了,屋變大了,路變好了,老北門重生了!孫敏的家也從低矮潮濕、光線幽暗的50平方米的老屋搬進了寬敞明亮的100平方米的高層商品房。沒有了下雨天家里大桶小盆的滴滴答答,也沒了巷道溢出的污水和河邊臭氣熏天的垃圾山。

  如今漫步于北門宛溪河綠化帶,河水碧波蕩漾,岸邊的植被與碧水交相輝映,極目望去,遠處的高樓掩映在一片蔥郁的綠色之中。陽光下水面波光粼粼,沿著游步道一路前行,坡緩路暢,微風輕拂。誰能想到,曾經這里雜草叢生,河道淤泥堆積,而現在已是北門最美的風景之一。

  這就是今天的新北門,街道四通八達,交通井然有序。“改造后的北門是全新的北門,又是飽含文化底蘊的北門。新北門南以一小、孝義巷、槐樹巷為界,北以水陽江大道、宣酒廠為界,東以皖贛鐵路宛溪河為界,西以昭亭北路、敬亭路、拱極路為界,面積約112公頃。”北門辦綜合處主任張亞平告訴記者,新北門的定位為居住為主,配套建設商業、休閑、文化、娛樂的綜合性社區,具有山水園林城市特色,展示舊城區新形象的城市窗口。

  華麗轉身,往事不再如煙

  “拆遷改造,有些城市記憶是不能抹去的。拆去的只是陳舊、破敗的建筑,我們希望那些回憶還能留下。”對于北門老住戶后蘭來說,過去家門口大大的“拆”字讓不少人唏噓又羨慕,再也不用在老舊的街巷熬著生活。

  可如今搬出來住進了寬敞明亮的小區,雖然新北門居住生活環境大為改觀,但撲面而來的城市化氣息也讓她發現再沒有可以回頭的記憶中的老街道,沒有了弄堂里習以為常的早點鋪、便宜狹窄的理發店、還有外婆每天都和老伙計相約的麻將館……

  這都是城市里無足輕重的、卻又最終會失去的小細節。對于老北門,她總還希望能留一些念想。

  是的,這是好多老北門人共同的呼聲:忘不了它的古樸,也忘不了那沉靜悠長的小巷,更忘不了老街上那些沉抑了百年的文化傳承,“它承載了我這一代宣城人的記憶。”

  2017年年末,正當北門改造拆遷工作進入尾聲之際,一個讓人驚喜的消息傳來,為響應市民恢復老街的呼聲,同時最大限度地保護歷史遺跡,市政府決定在北門建設北門老街項目!

  “自從北門改造以來,便不斷有恢復老街的呼聲,加上在改造過程中不斷發現的一些古代文物,促使我們下決心重新打造一條北門老街來。”張亞平告訴記者,依托深厚的人文與自然資源,未來北門有望重塑歷史街區的風貌,打造新的城市名片。

  2019年7月1日,北門老街開工儀式舉行,工期為1年。根據規劃,北門老街項目將分為三個地塊。分別位于宛溪河西側,九華路北側,毗鄰小九華佛寺和宛陵路北側。項目規劃總用地面積約134824平米,建成后,總建筑面積將達32101平米,分別從事旅游服務配套商業及特色手工藝商鋪、特色餐飲和文創中心。

  據張亞平介紹,北門老街項目將會保持徽派古典的建筑風格。以傳統徽派建筑的山墻、坡屋頂、窗雕等建筑符號作為建筑的基本元素,加以提煉和升華,不僅與現有小九華古樸風格無縫對接,更是新舊建筑之間的傳承與融合。“整個街體會是二至三層的低層建筑,通過院落式布局,形成具有傳統街巷肌理的城市空間。總體布局上,以現有的小九華佛寺,佛塔,宛溪河作為新建建筑群的規劃主干,將形成了一點(佛塔),兩線(沿澄江路兩側),一面(沿宛溪河臨河面)的規劃格局。”

  北門老街承載著的是一座城市的記憶和情感。涅槃過后,迎來的是華麗轉身。據悉,北門老街項目中商鋪很多都為舊北門商鋪回遷,宣大祥、永順雜貨店、焦陽春中藥店、老天寶銀樓、慶慶布店、津津酒家……這一個個湮滅于歷史深處的老字號,或將重新呈現在我們面前。

  這是老北門的故事,也是一條街道70年的變遷記,更是一座城市的昨天、今天與明天。

  期待,新北門!新故事!(記者 徐文宣 文 汪輝 圖)

重庆快乐10分怎么玩